いつも寂しくて悲しい星空にい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全文 | スポンサー広告
為何我連一公克眼淚都沒有流...
2007-06-07 Thu 13:12
05年底的「1リットルの涙」我現在終於看完了。但是完全沒有感到任何值得流淚的東西。

得了治不好的病真的有那麼悲傷麼。活,有各種方式,並非蹦蹦跳跳的才算活著。

那個叫麻生的家伙是出來干什麼的?從一開始到最後都不明白他和亞也到底是什麼關系。

我其實萌亞湖。

水野醫生是個好醫生,但是為什麼在之前明日美患病的時候就開始研究?

這周回家把特別篇看了好了

總之,這部Drama我並不怎麼認同就是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全文 | [その他]未分類 | 回應:0 | 引用通告:0
外婆這便也就去了
2007-03-29 Thu 19:12
昨天早晨的事情了,而今天上午卻都已經火化,也已經入土爲安了。這都是我下午回家之後才得知的。

去年十一月的事情才剛剛過去,不想如今又成這樣。但外婆去時已89歲了,就算人生七十古來稀,外婆也多出了19年,卻也應該沒有什麼可遺憾的了。

外婆去了,對所有人都是解脫也說不一定,自從去年那件事之後,都不會在外婆面前提起三舅,而外婆提及的話則搪塞過去,而現在,也沒有必要去提及了,而照顧外婆的小舅和小舅母則也可以不用再勞煩了。外婆住院的時候,身上到處插上管子和針,想必十分不適,卻又因爲神志不清而無法傳達,現在,也就不用那樣受罪了




這件事情,自始至終,妹妹都不曾被告訴。

事情也過去了,就算悲傷也沒有用,就讓它去了吧
繼續閱讀 外婆這便也就去了
全文 | [その他]未分類 | 回應:0 | 引用通告:0
忽得知又有親人去了極樂淨土……
2006-11-27 Mon 14:00
今天收到父親發來的兩封電郵,一封是昨晚的,另一封是今天上午的,均是説三舅去了。
我卻是今天中午纔有看到

小叠:你好!

你母亲17点半接四舅舅电话离家,18点半说是三舅舅死了。我叫她去安慰三舅妈,如果不能回来,就给我一个电话。不过现在还没有电话,所以死因不明。由于我们和三舅舅一家几乎没有来往,所以你应该以学习为重。不必介意此事。详情在我得知后会发送邮件给你的。谨讯冬安!
父 义煊 2006/11/26 21:00


以及

小叠:你好!

(前略) 凌晨1點你母才回家,只是说,三舅舅死在室内靠門处,死亡時間不明,法醫说是醉酒。你知道三舅妈是在荷花池做生意,很難回家一次的。你妈说,杨怡在外地,已经给他打了長途電話。至于他在何處,做什麽,回不回家,一概諱莫如深,避而不答。你妈说,三舅妈不准备搭灵堂,準備28日火化;我说,今后我死了,也应该是立即送去火葬,灵堂是做给活人看的,何必呢。其实她也知道,当年比你高4个年级的唐珊珊死後搭三天靈堂,仅仅是大篷、桌椅、麻将等租赁费就是七千元(如今會更贵的),加上請吃饭,泡茶、點煙、喪葬费等开销,花了两萬餘。今天上午9点,你妈是向我借了10元车钱才去的,要領了工資才有錢。如果搭靈堂,真不知她买祭帐和花圈的钱哪来,如果搭灵堂的钱由你母和四舅舅来承担,他们会如何想。花錢一事我沒有給你母親解釋,何必爲了綳面子而破財呢? (后略)

父 2006/11/27 10:25'


然而我看到之後卻有過一絲驚恐,隨即向母親和妹妹求證,得到的回復卻是我萬不可歸家,而妹妹卻完全不知此事,大抵是小舅舅刻意隱瞞了吧。

"萬不可歸家",我卻是很能理解的,畢竟外祖母年事已高,去年初得知痛失長子的那一幕我還記得很是清楚,那個時候卻已經使人叫來大夫門外守候了,這次若被看出異樣,大抵真的會發生什麽事情。妹妹剛剛得知這件事情的時候表示很懷疑,而聯絡家族之後據説其哭得一塌糊塗,我亦被其要求不允許再提起這件事情。

按照父親的來信,應該是沒有設置靈堂之類的,而父親也是很反對這樣做的,父親認爲“靈堂是搭給後人看的,目的不外乎是講排場,要求後人也給自己死後風光”,我是非常贊同的,而母親那邊的家族卻也不是相信迷信的人,卻也有給過世的親人燒紙錢的習慣,雖然這也僅僅是讓家族團聚的一個藉口而已。

現在母親的四個兄弟進剩兩人,而且是最小的兩人,按照母親的説法,大舅作爲長子,很是能幹,幫助外祖母和外祖父照顧弟妹四人,還要著手家務,可謂操勞一生,大舅過世,若說成是解脫也不為過。而三舅則是頂聰明的人,之後卻遊手好不務正業,這個中緣由我也不便多問了,而三舅這樣的"醉生夢死",雖然不體面,卻也在意料之中。

每一次發生這般的事情的日子,定然會是另一個同樣能讓我記住的日子。
去年的2月9日,大舅離去的日子,我認識了某個女孩子
而今天,卻是另一個女孩子的生日。

卻正是今天,正如父親的第二封信所寫的,我的最後一個月的起點,作爲一個幼稚,而且任性,不明事理,還爭強好勝的自己的最後一個月。下個月的這個時候,則會是完全不一樣的了,大約會是一個對任何自己以外的東西都漠不關心了的冷血的人。

然而我卻是很不喜歡聽到父親說"死"這個字眼的,甚至小的時候曾有過"將自己的1/3的生命分給父親"這樣的念頭,不想失去父親,卻也不想讓白髮人送髮人……這也許是我小小的自私吧。父親是很能幹的人,卻一輩子都沒有過上優裕的生活,在父親的同學,以及學生的眼中,父親是頂不錯的學者,然父親卻是沒有一丁點商人的頭腦,所以落得不愁喫穿卻愁無錢買書的地步。

雖然去年開始便有了覺悟,長輩們將陸續的去了,卻沒有想到僅僅一年半而已,卻就有這樣的事情。嗚呼哀哉,我便也好說一句"節哀順便了"
繼續閱讀 忽得知又有親人去了極樂淨土……
全文 | [その他]未分類 | 回應:0 | 引用通告:0
| オモイカネ補助記憶装置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