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つも寂しくて悲しい星空にい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全文 | スポンサー広告
忽然想寫寫高中的一些人
2006-08-19 Sat 21:49
今天在書桌上找尋手機的時候忽然發現一本電話薄,翻閲之後發現居然比我現有的一本詳盡許多,但卻想不起來是什?時候所記?的了。
現在尚有聯係的小學同學僅有2人,國中則一人沒有,高中也僅有4人,而這4人中亦包含了小學的那兩位。但這不是我今天想寫的,今天的主角應該是高中時代的兩位高我一屆的前輩和一位先生。

一位熊姓的學姐,很?柔,工作也很努力,直到高三的時候才離開了屬於她的地方,我曾被學姐照顧了一年半,之後若是有遇見仍會很禮貌的和學姐打招呼,但自從學姐畢業之後就再也沒有聯絡了。現在卻很是懷念學姐穿著校服以及長裙的樣子。

另一位是韓姓的學長,爲人……還算和善吧,很喜歡開玩笑,祇不過還是有認真的時候,對我也很照顧就是了,但離開卻比學姐還早,當時的諸位前輩中,我也祇熟識這兩位而已。之後念大學的時候曾無意見到學長,但也祇是禮儀性的打招呼了。

先生姓許,本是教授音樂,二年級的時候調任我等的輔導先生,是一位很好的女孩子(沒有記錯的話大約僅僅比我大幾?而已,但爲什?她的男友卻已經禿頭了!?),可惜我的音樂課並非她所教授,以前經常翹掉體育課去音樂教室睡覺,大約也給先生上課帶來了很多麻煩吧。可惜現在卻不知道調任哪裏了,前幾個月曾去找尋過一次,但沒有任何消息,是不是該考慮按照電話薄上的電話給她打電話呢?

此時還想起一個人,一個低我一屆的學弟,大約是在學校門口的某漫畫店(僅有一個擺滿了書的推車,能叫店??)認識的,之後纔聽説他居然也是和我念同樣的小學的學弟。曾有幾次的"行動"也拜他幫忙纔能成功。以前他經常騎一輛很老舊的26吋的Forever牌單車沖過我的面前。最後一次見到他大約是他畢業的那天,我正好路過那所學校,見他出來便去搭話,他居然還記得我……可惜到現在我已經忘掉了他的名字了,十分抱歉呢。

最近幾日連續在路上碰見兩位高中同窗,而且都是曾與我同桌的,互留電話號碼並寒暄之後也就散去,這幾日亦未曾有過聯絡了。

第一位是在某飯店中?到的,我正和某朋友一同去吃飯,忽然聽到一句"GD,你也來吃飯?"我這時纔發現這位同窗,成熟了許多,但還能認出,畢竟兩年不見了。

另一位則是我去另一位朋友家取回單車的時候遇見的(周日買機殼的時候我是騎單車到這位朋友家,但是因爲感覺快下雨了於是就乘公車去買,買后帶回家已經很累了於是週一下午纔去這位朋友家取囘單車),當時在路邊我見到她和父母看上去是散?一般,當時我還不能很肯定,但她也發現我了於是跑來和我打招呼,此時我纔肯定是她,同樣是寒暄了十分鐘之後便散去了。她貌似?誰?我大學一年級的時候長胖了?我有胖過?,我可是一直保持着現在這樣的體形的?。

前天開始穿布鞋,感覺還很不錯,自從幼稚園的時候穿過一段時間之後這十餘年就再也沒有穿過,直到前些時候找到父親在一年前買給我的那雙。穿皮鞋穿了那?久剛穿布鞋感覺還很不習慣,但今天就已經完全適應了,其實穿布鞋還是很舒服的,昨天去買燒?碟片的時候也有很多人看到布鞋覺得很驚異。建議買得到以及有毅力穿上的布鞋的朋友一定要購入,布鞋比皮鞋/運動鞋舒服很多的?

現在如果在成都街頭見到一個戴茶色眼鏡,白色?格襯衫/墨?色襯衫/白色T-Shirt,米色西褲以及一雙布鞋的傢伙那就是這裡的這個混蛋了。
全文 | [這是些閑話]真是戲言… | 回應:0 | 引用通告:0
<<累…… | オモイカネ補助記憶装置 | 所謂代價!?>>
回應
發表回應
 

僅管理員可見
 

引用通告
引用通告URL

FC2 Blog用戶全文引用


| オモイカネ補助記憶装置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