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つも寂しくて悲しい星空にい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全文 | スポンサー広告
機動戰艦撫子 琉璃 從A到B的故事 撫子長屋的大岡裁決 (1)
2009-04-22 Wed 16:53
本文僅適用於限定權利的CC共用
您可自由:
分享 — 重製、散布、展示及演出本著作
惟需遵照下列條件:

姓名標示. 您必須按照作者或授權人所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但不得以任何方式暗示其為您(或您使用該著作的方式)背書。

非商業性. 您不得為商業目的而使用本著作。

禁止改作. 您不得改變、轉變或改作本著作。

為再使用或散布本著作,您必須向他人清楚說明本著作所適用的授權條款。(提供本網頁連結便是最好的方式。)
如果您取得著作權人之許可,這些條件中任一項都能被免除。
這份授權條款中,沒有任何侵犯或限制作者著作人格權的條文。


但若您願意為之補充/修正不當之処的話,則可無條件獲得修改本著作的授權,僅需Trackback這裡一下即可。


目錄(亦 翻譯進度)
簡介/作者介紹
尾聲
第1章 撫子長屋的大岡裁決 (1)
第2章 拉麵屋和"小姐之戀"
第3章 新娘之父和"拉麵對決"
第4章 以婚禮畢業
序言
刊後語




啊,從最後一次更新《琉璃 從A罩杯到B罩杯》到現在已經快2年了啊,其實早就已經全部翻譯完了,好吧,我就是拖稿拖到最後忘記把稿弄哪兒去的傢伙orz





撫子長屋的大岡裁決
「休」
琉璃一如既往的毫無抑揚頓挫的語調說道。
「戰」
涼子則是一副很不滿的聲音念道。
「條」
歌和平時一樣的沉著口氣繼續著。
「約?」
百合香這麼說著,卻好像有什麼開心的事情一直在點頭。
"是的,休戰條約"
看到大家的樣子,赤月滿足的點了點頭。
"嘛,就是"說起來都是一樣的人類,之前的事情就讓它去了,我們就此和好吧"這樣的"
之前的事情——製造這一切的根源的,正是赤月的父親,本人倒是這麼說,後面卻傳來了涼子"還真敢說啊"的惡毒話,赤月沒有去理會而繼續剛才的話了。
"實際上簽訂條約應該是今年秋天吧,現在的領導者倒是位很好說話的人,大概不會錯了吧"
"現在的領導者?"
而就像幫皺起了眉頭的明人,琉璃問到。
"政變……了麼"
"確實如此。果然是琉璃啊,明察秋毫啊"
"多謝誇獎"
"正如琉璃所言,就在前天,木連政變了,而且結果是政變成功了,政治體制也大幅轉變。舊領導層被驅逐,穩健派的少壯軍官掌握實權,愛莉娜,資料給我"
"是"
愛莉娜簡短的回答之後在赤月旁邊張開了一個巨大的視窗,那裏面有張作為證明的相片,是兩個男人。
"那麼,這就是剛才所說的新領導者——秋山源八郎少佐和……"
"啊!!"
大聲驚叫打斷赤月的是原木連的少女——白鳥雪奈。
"這,這不是元一郎嗎"
雪奈指著相片中秋山源八郎旁邊的長髮青年——月臣元一郎說道。月臣元一郎是她哥哥——白鳥九十九的摯友,而雪奈也是他看著長大的。但是她卻不知道正是這個元一郎卻將自己的哥哥白鳥九十九暗殺了。
另一方面,曾在九十九被暗殺的現場的港吃了一驚。她大概已經多多少少瞭解了月臣元一郎政變的理由了。
"我和九十九是摯友!"
曾這樣說的月臣元一郎的臉,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很懷念起來。
"是的,突襲優人宇宙部隊,月臣元一郎少佐,這次被任命為實行部隊隊長。而制定計劃且排除異己的則是秋山少佐了"
將兩人的履歷在一個新開的視窗中顯示出來時,愛莉娜解說到。到底是怎麼入手的,並且還加入了兩人的詳細從軍履歷,甚至連血型呀星座什麼都有記錄。
"這次的政變,是自月臣少佐的這句"熱血不是盲信"開始的,那邊好像稱這個叫熱血政變的樣子"
"不是很詳細了麼"涼子說道"難道這次政變Nergal就沒有去插一腳嗎"
"無可奉告"
這樣說到的愛莉娜的嘴邊卻浮上一絲惡作劇一樣的微笑
"啊,原來是這樣的啊"
"總而言之,就是熱血政變成功了,而且之前領導的徹底抗戰派也銷聲匿跡了,我們現在也正在摸索如何將結束與地球的戰爭提上桌面。嘛,革命成功與否先不說,重要的是地球和木連的休戰能夠達成"
"是啊是啊,當時是誰搞不清楚戰爭的目的啊"
這麼說著,赤月看了看百合香。
但是百合香卻完全沒有聽赤月他們之間的談話。坐在明人的旁邊,拿著怎麼看也是明人的衣服,正在很高興的修補著。這個樣子,怎麼看也不像是那個僅憑藉著一艘戰艦就在事實上結束了地球和木連的戰爭的艦長。
(真是的,一點都沒有變)
心中一陣苦笑,赤月繼續著之前的談話。
"總而言之,正式如此,木連和地球的戰爭結束了。嘛,木連現在的政體到底是什麼都無所謂,雙方的損害賠償要求什麼的,不能不解決的問題還像山一樣多,這些事情那些軍人先生和政治家先生們能解決好嗎"
"提問"
琉璃舉起小小的手來
"我們會被怎麼處置呢?繼續這樣被扣留在佐世保基地?還是上軍事法庭接收正式的處置?"
"怎麼會。"
赤月臉上浮現一絲微笑。
"正式的處分的話,玻色子跳躍的秘密就會公佈天下了,軍方以及我們Nergal都盡可能的想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
"又是大人的理屈。"
"正是這樣。但正是拜此所賜,你們也就可以恢復自由之身,這樣的話也不錯吧。"
"自由……是指從這裏出去嗎?"
這麼問的是明人,赤月看了一眼穿著和百合香一樣的情侶裝的明人繼續說道。
"算是吧,只是之後還是有軍方的監視就是了。總之自由之身是以不公開玻色子跳躍的秘密為條件的。告別扣留生活,返回軍隊也好,去做其他的工作也好都悉聽尊便。如何,還不錯吧"
雖然這麼說,明人還是一臉嚴肅,雖說確實是"不壞的說法"就是了。
違抗命令,搶奪軍需品,與敵軍單獨交涉,破壞作戰目標,洩露秘密……若是正常審判明人他們的所作所為,是相當嚴重的犯罪,這樣考慮的話半年的扣留生活簡直不算是處分。而明人倒也不願意再提及玻色子跳躍的事情了。
想得這麼深入的也應該只有明人一個吧,充滿冷氣的房間裏,突然就變得很熱鬧了。
"那個那個,赤月先生,我們被扣留的這段時間薪水還是會照發的對吧。"
"說起來,玻色子跳躍一下子跳了8個月耶,這中間的薪水也要發給我們哦。"
"工作怎麼辦啊,我才不要這樣留在軍隊。"
"我還是去當漫畫家吧。"
"萬一當上了漫畫家……呵呵呵"
"那個,百合香,我們一起回軍隊報……"
"明人要和我一起開店哦,手藝好的廚師先生和可愛的看板娘,雖然很小但很棒的店,休息日是星期二,兩人一起去附近買東西,菜店呀五金店呀鞋店呀,這家店好棒的,今天還有優惠喲,一邊聊著一邊在附近的商店街散步……這樣多好啊,好不好嘛。"
"哎呀呀,真是傷腦筋呀,不趕快把各位的勞務評定做出來的話就麻煩了……"
"沒辦法啊,那乾脆長屋16人合體評定怎麼樣?"
"各位,要是找工作不順利的話,Nergal會幫你們從中周旋的,啊,想必也該知道這是女生限定的。"
"說起來我們的年齡該怎麼算呢,突然就說要加上8個月,別開玩笑了。"
"誒~早8個月變成大人不是很好嗎"
"喂,你們還沒說完嗎。給我閉嘴好好聽著"
這簡直就是語言的洪流,房間裏已經是不要說誰對誰在說,就是對誰說也不知道了的混亂狀態了,而在房間的一角,有兩個少女一直默默地看著這一切。
"喂,你為什麼一直不說話呢"
少女——白鳥雪奈對著另一個少女——星野琉璃說道
"……?"
"不說話嗎?像個傻瓜那樣"
"已經結束了哦"
"結束了?"
"嗯"
琉璃說的時候並沒有看著那些像傻瓜一樣爭吵的大人們。
"因為我也是傻瓜"
琉璃的嘴角,微微浮現了一絲笑容
全文 | [ACG関係]小説版 | 回應:2 | 引用通告:0
<<器材開會,嗯 | オモイカネ補助記憶装置 | 周記>>
回應
無名氏 :
http://natume-xie.blog.163.com/blog/?clsId=fks_087064087086086066082083094095085086084074092083087065083&class=

A到B翻完了的
2009-04-24 Fri 17:01 | URL | 無名氏 #-[ 編輯]
無名氏 :
嗯,我这儿就不找了,这篇是之前存了一直没发的

航海上好久转来哦
2009-04-24 Fri 20:26 | URL | 無名氏 #-[ 編輯]
發表回應
 

僅管理員可見
 

引用通告
引用通告URL

FC2 Blog用戶全文引用


| オモイカネ補助記憶装置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